言情吧

首页 > 短篇 > 云深情犯潇湘女 > 第4章

云深情犯潇湘女

上一章 目录
好书推荐: 总裁夫人很高冷 错情婚恋:总裁你不配 浮云倾城 一曲高歌诉离殇 云深情犯潇湘女 总裁大人的心尖宠妻 情似穿肠毒药 满心血痕也爱你 婚途暖暖,总裁夫人哪里逃 眉目做山河

“谁带她进来的?赶紧让她滚!”

男人的怒吼在门外传来,徐妈为难地擦了一下围裙,低声对沈骏川说:“先生,我们看见外面下着大雨,夫人昏倒在门外,才把她抱进来的。”

“什么夫人?这里是我家,赶紧把她丢出去。”

乔溪已经醒了,她的头昏沉得厉害,额头发烫,应该是发烧了。听见声音,她心里悲凉一片,想到那个女人和那个孩子,又恨不得赶紧离开这个让她作呕的地方。

“沈骏川。”

乔溪打开房门,头重脚轻的感觉让她摇摇欲坠。她扒着房门,对他说:“我们离婚吧,离婚协议书我已经带来了,你签好字,我就走。”

这句话她说得很艰难,从她六岁的时候,她就认识了沈骏川。从哥哥到恋人,童年,少年,青年,她都是和沈骏川一起度过的。

她以为她会和沈骏川白头到老,可谁知道,时间让一切分崩离析,沈骏川变成了她最恨的人。

“离婚?”

沈骏川听见这两个字的时候,眼底闪过一丝晦暗。他冷笑了一声,看向乔溪:“为什么?你以为我会这么轻易就放过你?”

“放过我?”

沈骏川的态度让乔溪攥紧了拳头,她烧得干燥起皮的嘴角勾起一个凄惶的笑:

“是谁放过谁?你不是说,你根本就不想娶我,和我的一切都是逢场作戏吗?现在,我让你可以娶你心爱的女人,给你和她的孩子一个身份,难道不行吗?我不再缠着你了,这不是你想要的吗!”

沈骏川目光下垂,一把夺过她手上的离婚协议书。

他大力翻开,一目十行地扫了一遍,继续冷笑:“把我名下乔氏的股份分你一半?”

“乔溪,你做什么春秋大梦?”

他把离婚协议书从中间一扯,轻轻几下撕得粉碎。

手一扬,纸片从空中落下来,砸了乔溪满身满脸。

“沈骏川!”

她一把扯住沈骏川的胳膊,眼眶不知因为愤怒还是忧虑一下子湿润,她晃着沈骏川的身体质问他:“你到底有没有良心?你有什么证据说你爸妈就是我爸害死的?如果没有我爸爸,没有乔家,你早就被送到福利院去了!”

“你的钱我其他一分不要,只要乔氏10%的股份,这本来就应该是我的东西,你凭什么拿走?”

“你的东西?”

沈骏川狠狠拽住她的胳膊,瞪着她:“你乔大小姐不学无术,要不是我,你乔家早就破产了。这些股份是我应得的,给你?”

“你是不是想拿着这些股份去阻止周董,让他不要卖了乔氏?”

“不好意思。”

他就像是一只毒蛇,吐着猩红的信子,危险地攻击着乔溪:“我就想看着乔氏被毁,就想看着乔业凯的基业被毁于一旦。所以,就算我和你离婚,我也不可能把股份给你。”

“啪!”

乔溪怒极,一巴掌甩在沈骏川的脸上。

“沈骏川你还要不要脸?好啊,那我就告到法院,你在婚姻存续期间就和别的女人同居,还生了孩子。要是我请一个好点的律师,说不定你就要净身出户了!你给我等着!”

“呵。”沈骏川嗤笑一声,“那我是不是要把亲子鉴定送给法官,告诉他你和别的野男人生了个狗杂种?”

乔溪听到这种污蔑,愤怒一下子冲昏了头脑。

她拿起手边的花瓶,就要往沈骏川头上砸:“胡说八道!你这个混蛋!去死吧!我告诉你,我根本没和别人睡过,那天晚上,是你把我当成了安……”

“疯子。”

安霏月看见这一幕,心里一紧张,冲上来猛地推开乔溪。花瓶砸在地上,摔了一地的碎瓷片。她被推得向后一倒,胳膊扎在那些碎片上,殷红的血一下子流了出来,滴在地板上。

“赶紧滚,不然我报警了。”

安霏月拉着沈骏川上楼,沈骏川回头瞥了她的伤口一眼,而后别过脸去,揽上了安霏月的腰。

上一章 目录
返回顶部